中新網6月15日電 據韓聯社報道,韓國國防部官員15日表示,韓美戰時作戰指揮權(以下簡稱“作戰權”)高級別協商機制首次會議將於16日在首爾啟動,會議為期兩天,雙方將就移交作戰權的條件和時間進行協商。
  韓國國防部國防政策室室長劉濟承(音)和美國國防部負責東亞事務的部長副助理大衛•海爾韋(David Helvey)將分別率團出席會議。韓國防部官員介紹說,在10月23日韓美安保會議(SCM)舉行前,韓美作戰權高級別協商機制會議會每月在首爾和華盛頓輪流召開。會議上,韓美雙方將對移交作戰權的時間和條件進行協商,以便兩國防長在10月舉行韓美安保會議時就此達成協議。
  截至目前,韓美聯合專項工作組對韓軍應對朝鮮核武器和導彈“威脅”的能力等移交作戰權的條件進行了協商。韓國國防部長官金寬鎮和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於5月31日在新加坡舉行會談,商定新設高級別協商機制,使協商工作進一步提速。根據雙方達成協議的工作計劃,韓美兩國將在今年韓美安保會議上最終決定戰時作戰指揮權的移交時間。
  報道指出,由此推測,在9月舉行的韓美聯合國防協商機制(KIDD)會議暨第四次作戰權高級別協商機制會議上,移交作戰權的條件和時間有望初顯輪廓。有預測認為,韓美在敲定作戰權移交時間時會重點考慮朝鮮的核武器和導彈威脅、韓國型導彈防禦系統(KAMD)和“殺傷鏈”(Kill Chain)系統構建時期。韓國型導彈防禦系統和殺傷鏈將於2020年初完成構建,因此作戰權移交時間很可能會從2015年向後推遲5-7年。
  據介紹,戰時作戰指揮權是指在朝鮮半島“有事時”指揮軍方作戰的權力,又稱戰時作戰權。韓國軍方的作戰權分為平時作戰指揮權和戰時作戰指揮權,其中平時作戰指揮權由韓國聯合參謀本部議長行使,而戰時作戰指揮權則由韓美聯合司令(駐韓美軍司令)行使。2007年2月,韓美兩國商定美方於2012年4月17日向韓方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2010年6月,時任韓國總統李明博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首腦會談,將移交時間推遲到2015年12月1日。今年4月25日,韓國總統樸槿惠同到訪的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會談,商定重新考慮美國向韓國移交作戰權的時。  (原標題:韓美將就作戰指揮權高級別協商 應對朝“威脅”)
創作者介紹

台北餐廳

ua80uawaw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